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腾信股份巨额行贿上市 股价崩塌危局仍难解-股票频道-金融界
* 来源 :http://www.givatreat.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02 11:04

  做为一家最早涉足互联网营销领域的企业之一,腾信股份(行情300392,诊股)曾因其新颖的管理理念和经营模式在上市初期获得了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大力追捧,持续飙悍的股价走势使之一度成为2015年最亮的一颗新星,站在当年“最贵A股”顶峰。然而,时过境迁,在经历此后持续数年股灾洗礼后,不仅公司原形毕露,且还引出巨额行贿上市一说。如今,经营业绩的持续亏损已经凸显出企业经营之困难,而外延式并购之路的不平坦更让公司疲于奔命。

  曾经的“妖股王”腾信股份(300392.SZ)是国内最早涉足互联网营销领域的公司之一,上市初期的股价辉煌曾让人目瞪口呆,9个月内,440.4元复权价不仅相较其26.1元发行价上涨了15倍以上,且股价还大幅超越了同期超级大牛股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一度坐上“最贵A股”宝座。然而,时过境迁,在经历数年股灾的洗礼后,被神化的腾信股份股价轰然倒塌,持续至今的下跌,给A股市场留下了一地鸡毛。

  “第一高价股”崩塌

  2014年9月,从事广告代理业务的腾信股份在创业板成功上市,因彼时A股正处在上一轮“杠杆牛”的过程中,加之其“互联网营销概念第一股”的光环,使得公司股价从发行时的26.1元一路上涨至2015年6月的220元,考虑当年4月份10转增10派2.1元的分红因素,复权股价高达440.4元。

  然而,在6月中下旬爆发的股灾冲击下,腾信股份高企的股价跟随大盘出现快速暴跌,至2015年9月股灾2.0结束时(期间还经历了一次10转增20的分红),腾信股份股价相比3个月前的(2015年6月)最高价,区间跌幅超过了70%,可谓是兴也勃焉、亡也忽焉。

  诱发腾信股份股价出现暴跌的,并非是投资者通常所常见的业绩变脸,因为该公司在2015年时还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分别有14.52亿元和1.47亿元,同比2014年度分别增长了73.04%和64.38%,很显然,公司在2015年仍处在高速增长的“梦幻”中。当然,如此亮丽的经营业绩表现背后也不排除有杂音的存在,如该公司在2015年实现1.47亿元净利润的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却为-1.39亿元,但从理论上讲,流动资金的大量流出,还不足以摧毁腾信股份的“梦幻高增长”。从导致该公司股价暴跌的诸多诱因分析看,重要股东及高管人员对公司持股态度的变化,或是导致其股价崩塌的重要因素。

  公开信息显示,腾信股份自上市以来,从未出现过重要股东及高管人员增持股份的事项,即便是在2015年下半年A股市场经历股灾、监管部门号召上市公司采取各种手段维护股价的过程中,腾信股份股价由高位快速暴跌且区间跌幅高达70%的条件下,其重要股东及高管人员也没有进行任何增持行动。需要注意的是,该公司高管郦建宜在2015年9月还进行过少量股份减持,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腾信股份重要股东及高管人员当时对公司股票价值的大致判断。

  2016年6月,发起股东之一的浙江星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对所持腾信股份进行了清仓式减持,一举套现5亿元,这是在当时腾信股份二级市场投资人一片哀鸿遍野的背景下,原始发起股东进行的清仓式减持,完美地将连续分红送转后的巨额利润收入囊中。

  让人生疑的是,腾信股份于2016年4月25日还发布了2016年度第1季度季报,当季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79.36%,然而仅在数月后的7月份,公司发布的2016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却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57.06%~50.32%”。2016年10月14日,公司进一步发出《重大事项及风险提示》公告,披露实际控制人徐炜涉嫌向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受贿的消息。就公开信息可以判断出,腾信股份的盈利能力和经营基本面应在2016年4月25日到2016年7月之间发生了突变,然而作为公司的原始发起股东之一的星月创投却能够赶在利空的2016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出台前,于6月份集中抛售并以高价成功套现,这种踩准时点的举动如何不让人怀疑该股东很可能涉嫌内幕交易。

  除了腾信股份在2016年中经营基本面发生突变外,其在2016年10月爆出的行贿上市案并牵涉到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一事,更是给公司经营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云。

  巨额行贿上市

  2017年,最火的电视剧要属《人民的名义》,其播出引起了社会广泛反响。片中依靠着“老头子”的“官二代”,在给山水集团通过各种巧取豪夺、非法牟取暴利的行为“保驾护航”、助纣为虐。在现实社会中,类似问题也不乏有相似的案例,腾信股份恰恰便是其中一例,只不过在此剧情中“巧取豪夺、非法牟取暴利”的场所,由大风厂股份变成了A股资本市场。

  2016年11月17日,腾信股份发布了《关于收到河南省汤阴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的公告》,披露公司法定代表人高鹏于2016年11月16日赴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人民法院领取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安汤检公刑诉[2016]300号),起诉书中指出腾信股份2011年3月在提交了申请上市的申报材料后,该公司前董事长徐炜请托奚嘉诚(奚晓明之子)利用奚晓明(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的职务影响,为腾信股份上市提供帮助,并承诺送给奚嘉诚腾信公司48万股干股。2011年6月,奚晓明在明知奚嘉诚收受腾信股份干股的情况下,利用其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腾信公司上市提供帮助。2015年5月,徐炜送给奚嘉诚人民币3900万元。

  此后,腾信股份在其发布的2016年年报中也再次提及了此项诉讼,但是公司对此仅轻描淡写到:“相关公告中所提及的法律诉讼案件上述案件尚在处理中,尚未结案。该案件对公司正常经营和财务情况不会产生重大影响。”这果真如此吗?

  根据腾信股份早在2016年10月14日发布的《重大事项公告及风险提示》披露,律师事务所向公司做出如下重点风险提示中包括“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公司可能面临金额为7800万元以下的罚金处罚”。

  截止到2016年末,腾信股份的账面未分配利润余额不过才9911.19万元,如果这7800万元罚金被落实,就将导致其历年盈余积累悉数被抹去,这样的财务结果还被认为是“不会产生重大影响”,实在有掩耳盗铃之嫌。

  更何况,腾信股份在2016年11月17日发布了《关于收到河南省汤阴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的公告》之后不到一周时间,便发布了《关于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辞职的公告》和《关于董事长辞职的公告》。上市期间,公司最关键的两个“灵魂”人物“抱团”辞职,这种情况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事实上,在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受贿一案中,腾信股份所扮演的角色可谓是举足轻重。据《财新》杂志此前刊发的文章指出,自2015年7月12日被中央纪委宣布调查后,时隔一年半奚晓明一案于2017年1月10日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刑事被告厅开庭,来自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的公诉人指控奚晓明1996年至2015年间涉嫌收受价值1.14多亿元的巨额财物贿赂。

  在涉案期间,奚晓明先后任最高法经济审判庭副庭长、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最高法审判委员会委员及副院长。检方特别指出:“奚晓明利用担任上述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案件处理、公司上市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家人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巨额财物,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奚晓明1.14多亿元巨额贿赂中,排名第一位的是北大方正集团原CEO李友,涉及行贿金额高达5000万元,而腾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徐炜则以3900万元紧随其后。然而耐人寻味之处就在于,如果腾信股份自身是一家经营正常、盈利能力良好,均满足上市要求的公司,其有什么必要通过巨额行贿“为上市提供帮助”呢?这就不得不令人怀疑,在巨额行贿的同时很可能伴随着腾信股份造假上市,而该公司在上市之后迅速业绩变脸,也似乎是预示着这一怀疑恐也并非是空穴来风。

  这其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看点,这就是腾信股份前董事长徐炜对奚嘉诚行贿金额,按照检察院起诉书指出的内容,徐炜向奚嘉诚承诺了48万股腾信股份干股,但最终于2015年5月送给奚嘉诚人民币3900万元,由此计算徐炜向奚嘉诚结算干股的股价为81.25元。而就在2015年5月,复权后的腾信股份股价已高达280元至380元之间,如按5月份区间平均价核算,则48万股腾信股份干股价值将超过亿元,然而最终行贿的结果是,奚嘉诚仅接受了3900万元现金,就这点来看,当时的奚嘉诚很可能也认为当时的腾信股份的股价存在很大水份,受让后存在大幅缩水的可能。

  财务造假魅影

  根据腾信股份上市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披露,该公司在上市前的年度盈利增长非常稳定,2012年到2014年间,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4.99%、21.75%和17.59%,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4.2%、28.32%和15.67%,与此同时,毛利率也始终维持在17%到18%之间,表现平稳。

  然而,在经历股灾洗礼后,公司的盈利能力在2016年出现急剧下滑,在当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7.11%的背景下,归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了280.6%,亏损2.66亿元,悉数将公司2014年和2015年所赚到的净利润赔了进去(2014年净利润为8954.48万元,2015年净利润为14719.09万元)。然而对此,腾信股份在2016年年报中却指出:“营业收入和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为公司新增客户较少,行业内竞争加剧,加上公司对外投资失误、内部费用急剧上升等因素,造成了2016年的亏损。”如此表述可信吗?

  根据2016年年报披露的信息,腾信股份2016年的毛利率仅为1.42%,意味着公司主营业务在当年几乎赚不到钱,相比2015年度17.39%的毛利率有很大差距。如果单纯是因为投资失败、计提资产减值所导致的亏损,这还可以被视为一次性的非经常性损失,但是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丧失,却令投资者对腾信股份未来的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了疑虑,公司未来还能否获得正常利润、避免持续亏损吗?

  从腾信股份发布的2017年一季报来看,毛利率低至3.34%,单季度亏损金额达1808.03万元;而2017年半年报也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虽然扭亏为盈,但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却仅有590.83万元,同比下滑了76.99%。仅由公司今年发布的业绩表现看,其盈利前景仍难言乐观。

  腾信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的下滑,其实是非常可疑的。首先,该公司上市前后主营业务并未发生过变更,始终从事互联网营销;其次,客户结构未发生变化,2013年第一大客户是伊利股份(行情600887,诊股),销售额为2.98亿元、占比为43.07%;而到了2016年时,伊利股份仍是腾信股份的第一大客户,且销售额已经跃升至6.45亿元、占比为47.79%。此外,腾信股份2016年度的主要客户“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北京迪爱慈广告有限公司”也都曾出现在招股说明书披露的2013年度主要客户名单中。

  综合来看,无论是主营业务内容还是服务对象,2016年的腾信股份都与以前年度无异,那么为什么毛利率会骤然下降呢?对此,腾信股份在年报中并未详细说明,其背后的内在原因非常令人怀疑?与此同时,腾信股份以前年度所体现出来的高盈利能力,又到底是不是真实呢?

  此外,从腾信股份发布过的年报数据来看,2014年员工工资、奖金费用为2951.81万元;同期的社会保险费为227.03万元;2015年员工工资、奖金费用为4620.18万元,同期的社会保险费为378.28万元;2016年员工工资、奖金费用为5997.19万元,同期的社会保险费为484.48万元,各年度的员工社会保险费支出,始终不足同期工资类支出金额的10%,明显低于正常的由企业承担的社会保险费所占工资比例。这也令人怀疑腾信股份是否按照劳动法的规定,给其员工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是否通过少缴甚至漏缴社保费的方式,人为压缩人力成本支出、虚增公司盈利能力。

  并购背后的谜团

  再回到腾信股份的对外投资上,这一块内容确实值得“大书特书”的。根据公司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腾信股份在2016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金额高达18633.92万元,是该公司主要的亏损源之一,其中对客户“上海车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1664.33万元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原因是该客户“已经停止经营”。

  上海车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着汽车电商平台车风网,是腾信股份在2015年6月投资的参股公司,当时以3000万元资金增资获得车瑞信息科技11.1111%股权,由此计算当时的车瑞信息科技整体估值高达2.6亿元以上。随后在2015年7月,腾信股份发布公告表示拟以自有和筹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增加投资上海车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但同时也指出“该重大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最终该投资计划并未实际实施。

  从后来车瑞信息在2016年第4季度倒闭时,该公司创始人王作梁在员工大会上透露车风网倒闭的直接原因就包括:“公司之前一直与腾信股份存在纠纷,腾信股份在没有完成B轮5亿元投资的情况下,开始向车风网追讨前期的投资款,双方在投资款上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事实上,在O2O行业几乎全线溃败、全年有超过两百家知名网站倒闭的2016年,车风网的倒闭并非个案,这与电商行业的泡沫破灭背景有着直接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腾信股份应当为没有给上海车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追加5亿元投资而感到庆幸,但同时也看到公司仍有3000万元投资和1664.33万元关联应收账款打了水漂。

  这并非是腾信股份惟一一宗失败投资,也不是对公司造成伤害最大的投资。根据2016年年报披露,腾信股份针对其他应收款计提坏账准备才是当年巨额资产减值的主要来源,其中针对“上海数研腾信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8860万元其他应收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理由同样是“该公司已停止经营”。

  甚至连同经由“上海数研腾信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投资的“毅横创新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也一并“经营严重亏损,资金回收困难”,进而导致腾信股份对该公司的1900万元其他应收款同样颗粒无回。

  “上海数研腾信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是腾信股份的控股子公司,最早是在2015年12月联合上海数研国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的、从事TMT产业投资的并购基金,腾信股份最初对其投资800万元,随后追加至9200万元;2016年5月10日腾信股份发布公告披露,董事会批准了“对上海数研腾信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追加投资人民币15000万元”的议案,根据“上海数研腾信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工商变更资料显示,这宗增资在2016年11月才最终完成。也即这家并购基金在拿到了腾信股份1.5亿元追加投资后不到两个月时间便“停止经营”,这令人怀疑这家并购基金在引入腾信股份入资的过程,是否本身就是场骗局?

  同时,其他应收账款被全额计提坏账的另一家关联方“毅横创新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则是由“上海数研腾信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出资90%、在2016年7月成立的公司,也即这家公司在刚成立不到半年时间,也与股东“上海数研腾信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一并停止经营。

  综合来看,与腾信股份联合设立“上海数研腾信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另一家投资方,也即上海数研国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短短一年时间里便从腾信股份成功套出近3亿元资金,并让腾信股份针对这些出资全部计入损失,“制造亏损”的能力堪称惊人。

  事实上,从腾信股份上市以来全部对外投资的后续发展来看,竟然无一成功案例,这就非常值得反思了。可即便如此,腾信股份依然对投资并购痴心不改,这一点突出体现在该公司锲而不舍地收购瀚天星河案例当中。

  腾信股份于2016年4月发布了《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报告书(预案)》,计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瀚天星河90%股权,连同此前已拥有瀚天星河的10%股份,收购完成后,瀚天星河将成为腾信股份的全资子公司。本次收购暂定价为39900万元,为此腾信股份计划向瀚天星河原股东瀚天润海发行股份7448662股并支付现金15960万元购买其持有的瀚天星河90%股权。

  此后,随着腾信股份行贿上市案爆发,直接导致该公司增发股份事项难以实施,但是腾信股份却并未因此放弃对瀚天星河的收购,在2016年10月将该收购方案的支付方式变更为全额现金收购,由此避开监管部门针对股份发行的审核。然而,并购方案更改需要腾信股份一次性付出32953万元收购资金,这对于今年一季度末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仅有8000余万元的腾信股份而言,实在是一个不小的资金压力。

  单从公开披露的经营数据来看,瀚天星河的盈利能力非常可观,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29812.84万元、净利润688.21万元,考虑到该公司2015年末账面净资产才不过788.21万元,其净资产收益率高达87%。

  但是事实上,该公司的经营本质并非靓丽。瀚天星河2015年度第一大客户为瀚天润海,销售金额高达2.46亿元、占比为82.56%,而瀚天润海则是当时拥有瀚天星河90%股权的控股股东,也是当时腾信股份收购案的交易对方,即瀚天润海在瀚天星河经营中同时扮演了大股东和大客户的角色,使得瀚天星河的经营严重依赖于该大股东。

  如此一来也就给瀚天星河至少带来了两个方面的风险:1、如果离开了瀚天润海这个大股东,瀚天星河是否仍然具备持续的经营和获利能力?2、瀚天润海与瀚天星河之间的关联交易价格是否公允?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提高瀚天星河业绩,并借此抬高腾信股份收购价格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瀚天星河与腾信股份原本是邻居,根据收购预案披露,瀚天星河的办公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2号楼6层602室”,而腾信股份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2号楼601室”。

  目前,位处铜牛国际大厦6层的瀚天星河仍然在正常经营,而隔壁的腾信股份却已人去楼空。

  耐人寻味的交易

  此外,腾信股份与“北京睿智博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之间的交易也非常值得关注。根据2016年年报披露,腾信股份针对该公司的6000万元其他应收款也计提了3500万元坏账准备,原因是腾信股份在2016年3月25日发布公告称,以自有资金出资购买位于北京市通州区永顺镇商务园B1-6/B2-5号的房产,合同约定价格共计1.6亿元人民币,合同约定2015年12月31日前支付定金3500万,同时合同约定逾期付款超出30日,出卖人有权解除合同且腾信股份已支付的房屋交易定金3500万不予退还。后由于对剩余房款的金额双方存在争议,出卖人于2016年12月1日发出解约通知书,至此腾信股份面临3500万元定金无法收回的可能。

  其实这一案例存在颇多耐人寻味之处。首先,合同约定“出卖人有权解除合同且支付定金不予退还”,也即即便是对方违约,也还是由腾信股份承担损失,这明显是不平等条约;其次,腾信股份所付定金3500万元,占到合同总额1.6亿元的21.875%,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91条规定“定金的数额由当事人约定,但不得超过主合同标的额的百分之二十”,可见腾信股份一次性支付给对方3500万元定金,其中有300万元并不受到法律保护。

  根据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北京睿智博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个人独资公司,唯一的股东是自然人刘宝来,注册资本仅为50万元且实缴资本为0,也即是一家空壳皮包公司。腾信股份与这样一家公司签订条款明显不平等的合同,并最终导致上市公司出现巨额损失,其背后的原因非常值得寻味。

下一篇:没有了